正在加载数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苏州平江中学>> 新闻信息>> 教育动态>>正文内容

教育动态

公平和质量是教育发展时代追求

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9日召开记者会,6位全国政协委员就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答记者问

/UploadFiles/history/Article/UploadFiles/201203/20120313170205998.jpg

  39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召开记者会,邀请6名全国政协委员谈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问题。记者会结束后,北京师范大学校长钟秉林还被记者紧紧追问。本报记者 张学军

  39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召开记者会,邀请山西省副省长张平、北京师范大学校长钟秉林、安徽省教育厅副厅长李和平、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郗杰英、北京四中校长刘长铭、《上海文学》杂志社社长赵丽宏等6位全国政协委员,就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等问题回答记者的提问。

  接收流动人口子女入学是政府责任

  “人口流动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正常现象,政府应当无条件接收流动儿童入学。”在回答本报记者提出的如何更好解决流动儿童入学问题时,张平委员提出,流入地政府要努力创造各种条件,确保流动儿童入学。但他也认为,现在有些家长出门打工不仅仅为了挣钱,还为了能让孩子上更好的学校,这给经济发达地区的教育带来了巨大压力。

  赵丽宏委员认为,公平与不公平是相对的,政府在接收流动儿童时,也要有科学灵活的政策。比如,上海有2000多万人口,其中进城务工人员占1/3,随迁子女的数量非常惊人,一个重要因素是上海的教育水平比进城务工人员家乡的教育要高得多。

  “随着大批随迁子女进入上海学校,上海市民开始觉得,教育的‘蛋糕’只有那么大,如果大家都来分吃,上海本地的孩子就可能‘吃不饱’。因此,关注教育公平,要理性、全面考虑,不能顾此失彼。”赵丽宏委员说。

  “教育不公平的根本原因是教育资源分布不均,促进教育均衡发展是教育公平的基本需求。”李和平委员介绍说,安徽近年来在义务教育阶段的项目设置、经费分配及师资队伍建设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使农村办学条件有了很大改善,城乡教育质量差距逐步缩小。这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全省教育公平,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打工家庭“回流”。

  谈到“异地高考”问题时,钟秉林委员说,如果进城务工人员为城市经济社会发展作了长期贡献,跟随他们生活的子女理所应当享有就地参加高考的权利。但操作层面确实有一定的复杂性,政府对就地高考的考生应该制定相关标准和政策,比如家长在当地工作多长时间,考生受教育经历是什么情况。当然,不管出台什么政策,一个必须考虑的前提是不影响这个城市或地区常住人口子女的高考权益。

  郗杰英委员说,在实现教育公平方面,政府理所当然要负主要责任,例如在政策导向、资源配置、具体措施上,政府的主导作用无可替代。但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起点,仅仅依靠政府的力量还不够,促进教育公平应该成为全社会共同追求的一个目标,家庭、社区、企业、慈善机构及各种社会组织,都应该为实现教育公平作贡献。

  提高教育质量的关键是推进素质教育

  有位语文教师自觉进行教学改革,但后来一些家长向学校投诉,说他“把学生教得不听话了”,这位教师因此受到学校调查。无奈之下,他给媒体写了一封万言信,诉说自己多年来推行素质教育的努力,以及遭遇的挫折和困惑。

  如何看待教学改革者的孤独感?在现行体制下如何寻找教育改革的突破点?对于记者讲述的案例及引发的问题,委员们明确表示,教师采取不同的教学方法,在不同的教育理念下进行教育实践,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及家长、社会应当给予理解和支持。

  钟秉林委员说:“教育界内和教育界外应该协同起来进行改革,因为我们要为社会培养人才,尤其是培养具有创新精神和能力的人才。中小学生到底应该掌握什么样的知识点,对知识掌握到什么程度,这些是需要深入研究和探索的。”

  “客观地说,现在仍然有不少地区和学校‘素质教育轰轰烈烈,应试教育扎扎实实’,原因虽然是多方面的,但推进素质教育是我们坚定不移的目标!”李和平委员说,如何深化教学改革,提高课堂教学质量,包括教学内容的设计、教育环节的衔接等,对于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来说都是非常关键的环节,因此应该鼓励每位教师来做这些事情。

  “教育改革的过程要允许有一些个性化探索,尤其要有宽容、理解的氛围。教育系统要鼓励教师勇于创新,对他们做得不到位的地方也要加以必要的引导。”李和平委员说。

  作为中学校长,刘长铭委员并不认可家长经常对教师说的一句话,“我孩子交给你了”。他认为,教育质量应该是全方位的,不仅指学生的学习成绩、考试分数,还包括人格、性格、体质的发展。而这些是教师无法完成的,也是学校无法单独承担的。

“家长作为教育者的角色是不可替代的,特别是在孩子品格发展、人格养成、内心世界塑造等方面,家长比教师起的作用可能更大。”刘长铭委员说。

  新增教育经费要用在确保教育公平上

  针对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2012年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将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有记者问,如何保证这笔巨大的经费花在“刀刃”上?

  张平委员介绍说,按照国内生产总值4%的目标,山西去年教育经费增加60亿元,今年将增加100亿元。对于这笔经费,全社会都在关注两个问题:一是怎么用,二是怎样用得更廉洁。这也是山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的问题。近年来,山西先后投入300亿元用于“校安工程”,现在全省70%以上的学校完成了改扩建。这个过程有非常严格的监督机制,从省、市、县一直到乡镇和学校,监察机关和审计机关同时介入。此外,还建立了责任书制度,谁是承建者,当时校长是谁,都有记录。今年山西增加的100亿元教育经费,将更多地用于学前教育、中等职业教育及全省教育资助体系建设。

  张平委员说:“我们努力做到了三点:一是领导有力,二是监管非常严,三是让老百姓直接参与,从而确保把钱花到教育最需要的地方,让老百姓放心。”

  钟秉林委员则认为:“媒体和公众现在还不宜过于乐观,因为实现4%的目标任务还很艰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必须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才能确保4%今年到位。”

  在增加的教育经费使用上,钟秉林委员建议,政府应该在财政性教育经费的配置结构和配置方式方面进行优化,使经费配置和发展目标相符合。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教育都有自身的发展目标,对于学前教育、职业教育、高中教育,应该积极促进、大力发展;对于义务教育,则要保证均衡发展;对于高等教育,主要是提高质量;民办教育也要促进发展。

  钟秉林委员认为,对于高校来说,一是要把钱用好,即加强预算论证,加强管理,使它能发挥出最大的使用效益;二是管好钱,主要是加强预算和审计,同时接受相关部门的审计和监管,以及媒体和公众的监督,对纳税人负责、对老百姓负责、对社会和国家负责。